一起“说谎” | 勤意咖啡馆 – VivianTok.com

17 November 2013 ~ 0 Comments

一起“说谎”

Vivian卓卉勤相信没人敢说自己没说过谎?很多年前阅读过有关“欣月天安门看升旗”千人谎言事件,到最近的万人蝙蝠侠谎言~
通常说谎时都是越少人知道真相约好,这几个谎言,说得既大又感人~想起周华健的:这城市有爱~

***************

截自 萬人大串通!5歲癌童想當蝙蝠俠 舊金山秒變高譚市

▲大蝙蝠俠與小小蝙蝠俠聯手打擊犯罪。(圖/CFP)

記者林蕙娟/綜合報導

5歲的邁爾斯(Miles Scott)在1歲半時即被診斷出罹患白血病(血癌),在對抗病魔的同時,他也想打擊犯罪,成為蝙蝠俠。這一天終於來了!先前報導,「願望成真基金會」(Make-A-Wish Foundation,另譯美夢成真基金會)與舊金山市府、警局等「串通」好,要在11月15日這一天,讓舊金山變成高譚市(Gotham City),好讓邁爾斯大展神威。

邁爾斯原本以為,只是大人幫他買一件蝙蝠俠衣服,穿上做個樣子而已,沒想到,他卻在15日一早聽晨間廣播時,得知警察局長祖爾(Greg Suhr)向他求救!

於是,邁爾斯在另一位「成年版蝙蝠俠」陪同下搭乘蝙蝠車,沿途還有警車開道,一同去拯救一名被綁在纜車軌道上的女子,他成功拆除了塑膠炸彈,附近的群眾歡聲雷動。

▲被綁在軌道上的女子獲救後,緊擁著小小蝙蝠俠。(圖/東方IC)

▲「小小蝙蝠俠!舊金山市民……不,高譚市民愛你!」(圖/CFP)

▲誰救了舊金山巨人隊的吉祥物?當然是小小蝙蝠俠!(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接著,他得知一家銀行有搶案發生,在趕往銀行途中,群眾同樣為他打氣,高呼:「Bat kid!bat kid!」這回他不但救了人,還逮到知名的惡棍「謎語人」(Riddler),之後又阻止「企鵝人」(Penguin)的綁架陰謀,救出舊金山巨人隊吉祥物。

大功告成後,舊金山市長李孟賢(Ed Lee)噙著淚水,在舊金山市民的歡呼與感動涕零中,頒發城市之鑰給邁爾斯。

▲舊金山市長李孟賢是發自內心的笑啊!(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除了舊金山全城動員、配合演出,《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也印製特別版,更名為《高譚市紀事報》(Gotham City Chronicle),頭版頭條新聞標題是「小小蝙蝠俠拯救了城市」(BATKID SAVES CITY)就連聯邦檢察官辦公室也發布「高譚市」新聞稿,宣布「謎語人」和「企鵝人」落網,被控陰謀綁架等罪名,將打入大牢,這都要感謝「小小蝙蝠俠」。

▲就連《舊金山紀事報》也配合演出,改名又另印頭版頭條。(圖/CFP)

▲這位「謎語人」要坐牢很久了,看他多吃驚哇。(圖/取自《舊金山紀事報》)

▲漫畫、電影裡的高譚市是黑暗城市,但真實世界的舊金山,讓人見識了一個城市可以多麼光明多有愛!(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截自 两千人给绝症盲童圆梦: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24日02:56 燕赵都市报

3月23日中午,在吉林省长春市一个胡同内,一名身患绝症的8岁盲童在众人搀扶下走下汽车。小女孩高兴地喊着:”我从北京回来了,我到天安门看升旗了。”

望着小女孩那幸福的神情,周围的人无不感到辛酸,因为他们知道,小女孩去的”北京”,实际上是长春。为了圆上小女孩的梦想,上千人组织起来,用爱心精心地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导演了一出现实版的《幸福时光》。

■心愿:“我要到天安门上看升旗”

2005年10月23日,吉林省九台市卢家小学,活蹦乱跳的小欣月在编排舞蹈时突然摔倒在操场上……医院的诊断给这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判了“死刑”:髓母细胞瘤,脑瘤中最严重的一种。绝症!

为了给她治病,他们全家搬到了长春。小欣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脑部已经积水,头部变大,接着是双目失明。

小欣月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在操场上升旗。她经常向父亲提起有一天要去趟北京,看看天安门上飘起的五星红旗……朱德春和妻子商量,虽然孩子眼睛看不见了,也一定要带她去北京,到天安门广场看升旗。

■谋划:“要让所有环节天衣无缝”

然而,医生却告诉朱德春,小欣月目前的情况不是很好,如果去北京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医生的话让朱德春陷入了深深的失望之中,他不知道怎样对孩子说。一夜没有合眼的他,想出了一个看似荒唐的主意:“带孩子在长春坐车转一圈,到时候找一个能升国旗、奏国歌的地方,就告诉她那里就是北京天安门……”

朱德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家,立刻得到了一致的响应。当地媒体《城市晚报》为此开通了专门的热线,请大家帮助出主意,想办法,好让这个仪式搞得更真实。小欣月的心愿牵动了众人的心,无数的市民打来了电话。

一个300万人口的城市,因为一个小女孩到天安门看升旗的心愿而行动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主动要求参与,有的出主意,有的捐献钱和轮椅等物品,有的要扮演各种角色,有的要提供场地。

时间定在了今年3月22日,升旗地点临时选定在长春市公共关系学校。通过报社的热线,上千名志愿者聚集到了一起。为了让所有环节都天衣无缝,大家对乘车路线、交通工具、时间、到“北京”后还去哪些景点都进行了精心谋划。同时进行了明确分工,有的做报站员,有的做导游,有的当观众。长春市雷锋车队派出了3辆出租车,长春普济医院派出一辆“120”救护车全程跟随。

■现场:“我真到北京天安门了!”

3月22日上午9时多,一行汽车驶到了小欣月家的胡同外。朱德春抱着小欣月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客车。

一路上,司机不时地拿起对讲机和其他车队队员通话。队员们按照事先的安排回答说:“到沈阳了”“到北戴河了”。

终于到达“北京”了,朱德春把小欣月抱到了119路公交车上,这辆车变成了开往天安门广场的“北京公交4路车”。车上坐满了东北师范大学等学校的大学生志愿者们。为了不让小欣月起疑心,大学生们早已进行了精心演练。他们在车上时不时地进行一些讨论,有人说楼有多高,路有多宽,桥有多美;有人强调自己刚下火车在寻找旅店。为了使场面更加逼真,“车长”与“乘客”还事先设计了一些简单对白,一些学生向“车长”问路,比如“清华大学怎么走啊?”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疏漏把小欣月从美好的梦境拉回到现实。13时,汽车驶进了长春市公共关系学校的操场上,2000多人在这里翘首企盼。一场特殊的升旗仪式即将在这里举行。

13时30分,升旗仪式正式开始。仪仗队的正步声响起来了,随后,庄严的国歌在全场高昂地奏响。小欣月大声地对爸爸说:“爸,我真到北京了,天安门!”

■铭记:一个共同的名字———爱

五星红旗缓缓地升起,小欣月试图举起自己右手,对着国旗表达一个少先队员应有的敬意。她顽强地用尽全力伸出右手,一次次举起,又一次次无奈地放下,最后她只能将手举到额头处。朱德春在一旁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帮女儿把右手举到了头顶。人群中有了一阵阵低声啜泣。

……

22日晚上,小欣月住进了由共青团长春市委安排的市委党校招待所。23日清晨,众人护送着小欣月踏上了“返回”长春的旅程,22日上午的情景又被大家小心翼翼地重复着。23日中午,欣月“回”到了长春。

在这场活动中,可能没有人会记得谁的名字,但是所有的人都记住了一个共同的名字———爱!

新华社

***************

截自 欣月天安门“看”升旗

5月8日,天安门升旗仪式现场迎来一名特殊的参观者———8岁的长春失明女孩朱欣月。

今年年初,颅内生长髓母细胞瘤的她双目失明,并被当地医院诊为“绝症”,父亲朱德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欣月最大的梦想就是站在北京天安门看升旗。3月22日,在长春市公共关系学院,来自各地的2000余名志愿者精心模拟天安门升旗仪式,用爱心编制的谎言帮欣月圆“国旗梦”。

5月8日早晨,盲女欣月听到了“正版”天安门国歌声。

为看升旗凌晨起床

5月8日凌晨4点,准备在早晨看升旗的小欣月,睡梦中被父亲叫醒。

病房外,已有好几名记者在等候。母亲赶紧用湿毛巾给小欣月擦脸,护士卢灏在旁边不停地逗她说话。欣月睡眼惺忪地侧身躺着,并不怎么理大人们。

直到穿好衣服,被母亲喂了两针管水,欣月才渐渐活跃起来。

几个女记者指着自己的衣服让她看是什么颜色,或伸出手指让她说数字,欣月一字一句地胡乱说着,答案有的对有的错。护士卢灏提高声音:“好好说,能看见就说能看见,看不见就说看不见。”欣月低声说:“看不见。”

母亲帮欣月穿上红色小皮鞋、天蓝色的校服和一顶浅蓝色防风帽。因小欣月的脖颈仍缺乏力气,最后又给她套上了护颈。

尽管穿戴整齐后略显不便,欣月还是欢快地不停笑。

护士卢灏问她接下来要去干什么,欣月高声喊道:“看升旗!”

 受照顾近距离观旗

4点半左右,救护车载着欣月、她的父母和医护人员赶往天安门。

在国旗护卫队驻地稍作停留后,坐轮椅的欣月被一路推着,经由金水桥,穿行天安门广场东侧地下通道,5点钟来到天安门广场东侧观礼区,停留处距离国旗旗杆不足200米,而在广场南侧观礼的其他群众则距旗杆至少500米。

国旗班班长彭凯全程护送欣月一行,他说,这是国旗护卫队特别为欣月观旗开辟的“绿色通道”。

5点07分,升旗仪式开始。

国歌声响起时,小欣月似乎有些犯困,又由于缺乏力气,抬起的右手只举到额头位置,而且不断往下滑落。医护人员只得帮她托住肘部,保持敬礼姿势。

天安门升旗过程中奏3遍国歌,其他地方升旗时则只奏2次。升旗仪式完毕后,国旗班班长彭凯小声地将此告诉欣月,欣月听后乐呵呵地笑着。

父亲朱德春说,欣月并未因此意识到上次听的升旗是假造的,她认为早晨的升旗已是第二次听天安门升旗了。

朱德春说,早晨真正在天安门前看升旗的时候,他很想告诉女儿事情的真相,但当看到欣月那快乐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想过几天再说这事。

当初为给小欣月圆梦而参与“模拟升旗”的热心志愿者———长春市华夏陵园孟祥光女士、长春市中国旅行社桂林科贸分社导游刘菲和东北师范大学新疆女生古利胡玛尔,她们在此前一两天赶到北京,昨天早晨专程陪同欣月再次“听”升旗。

她们告诉记者,不管欣月最终是否知道事情的真相,那次模拟升旗对他们每个参与者都是一次爱心的洗礼。那次升旗后点燃的爱心最终让欣月的梦想以圆满的方式实现,是让他们由衷感到自豪和鼓舞的事。

欣月今天出院回东北

5点20分左右,欣月等人重新回到国旗护卫队,国旗班的战士们再次为欣月表演分列式。当时恰逢国家男子篮球队队员也在观看表演,朱芳雨、易建联等队员向小欣月赠送礼品和捐款。

当天上午,小欣月参观了国旗班战士驻地,班长彭凯为她讲解了国旗班历史;小欣月的父亲朱德春还带她去武警天安门支队等单位,向捐助过欣月的战士们致谢。

下午,欣月回到医院后,北京市卫生局局长金大鹏前往探望。

记者注意到,每当高声说话或大笑时,小欣月的嘴会向右侧歪,口齿也变得很不清楚。

主治大夫、三博脑科复兴医院神外科副主任周强说,这是肿瘤切除后并发左脸面瘫引起的症状。二十多天前,欣月小脑内的肿瘤在三博脑科复兴医院被切除。周强说,术后欣月病情平稳恢复,短期出现的面瘫症状将在3至6个月后逐渐消失。

周强还说,欣月目前的病情已无大碍,其父朱德春在老家长春也联系了医院,医院决定今天允许欣月出院。欣月返回长春后接受为期一个月的放化疗治疗,之后每隔3个月回京复查一次。

至于欣月的眼睛能否复明,周强说:“不可能恢复到正常人程度,但可以逐渐获得微弱的视觉”。(记者 宋合营)

■新闻回放

□2005年10月,7岁的长春小姑娘欣月摔倒在了学校的操场上,后被被诊断患髓母细胞瘤,并失明。

□小欣月的父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欣月有个愿望是到天安门前看升旗,经媒体报道后,2006年3月22日,在长春市公共关系学院,来自各地的2000余名志愿者为盲女欣月模拟“天安门升旗仪式”,为小欣月圆梦。

□2006年3月31日,小欣月到京接受治疗。

□2006年4月1日,小欣月首次脑室腹腔分流术成功。

□2006年4月7日,国旗护卫队战士来到小欣月病床前赠国旗。

□2006年4月11日,小欣月第二次手术成功,切除了脑部肿瘤,眼睛已经有了光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