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年赚千万 | 勤意咖啡馆 – VivianTok.com

21 August 2012 ~ 0 Comments

少林寺年赚千万

Vivian卓卉勤

截自 东方日报经商下海不言倦 少林寺年赚千万

少林方便铲挥动虎虎生威、武当形意拳气势宏大、崑崙乾坤掌变化多端、崆峒逍遥扇閒庭信步、青城七星剑轻灵飘逸、峨嵋玄虎剑身剑合一……以上不是武侠小说或新的功夫电影,这是今年3月在四川成都龙泉洛带古镇,首届中华武侠文化节开幕的画面。桃花山下,八大门派高手齐出,各秀绝技,游客嘆为观止。

武林文化节不是要打架,这是一门生意。成都准备筹建中国首个中华武侠文化创意產业园,投资金额达3亿元人民幣(1亿5000万令吉),將建设西少林、西武当、蜀崑崙、川崆峒等武林各大门派的分號,还有武林一条街、民俗一条街、草药一条街、武医一条街等。

这只是一个缩影。中国《看天下》不久前调查少林、武当、峨眉、青城及崆峒五大武林门派的產业,发现早在二三十年前,中国的武林门派就捲入了商业的时代浪潮中,他们搞表演、开武校、办公司,形成了巨大的產业。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不是功夫有多高,而是迎合和创造消费者的需求。门派都是大公司,掌门都是CEO,这才是今日武林的真实写照。

少林寺武僧团总教头释延鲁1985年入少林寺,师从释永信。彼时,每日伴著暮鼓晨钟,参禪习武的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有专职司机,能坐上马赛地,能当上奥运火炬手,能和谭盾、基辛格等名人合影。

而今,释延鲁最主要的身份是少林武僧团培训基地校长。平时,下属称他「老总」。他很少回到寺里的禪房,大部分时间待在古香古色的办公室里。有时,他会怀念初入少林寺时参禪习武的单纯。很快他又会宽慰自己说:「行走坐臥皆是禪。

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也是一种修行。」培训基地于1997年成立,发展到现在,已形成武僧团培训基地教育集团,有一万多名在校学生。

武僧教头陪客看戏

入学指南上写著,最便宜的「普通班」一年费用为8900元人民幣(4450令吉),最贵的「少林寺」每年费用高达5万6800元人民幣(2万8400令吉)。外籍学员中,学期1至3年者,每年需8800美元(2万8000令吉)。

「我们和少林寺的关係是相对独立的。」释延鲁告诉记者,「主要是为了培养少林的后继人才。由于各方面还处在需要完善的阶段,所收取的学费也多用于学校建设」。

释延鲁颇为得意的作品是《禪宗·少林》音乐大典。这是少林寺举办的大型户外实景演出,其演员大多出自武僧团培训基地。最贵的总统票价,每张高达980元人民幣(490令吉)。

2006年演出以来,释延鲁经常要在晚上抽空陪各方客人看72分钟的演出。

自1986年始,少林寺先后创立了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少林武僧团、少林寺红十字会、少林书画研究院、中华禪诗研究会和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

1988年1月,少林寺走上了「功夫经济」的道路;次年,少林武僧团开始了国內外的演出。1997年8月,少林寺成立了河南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少林素饼和少林禪茶,並註册了国內29大类近100个商標,向一些社会企业特许授权使用「少林」商標。隨后,少林文化传播公司、食品公司、商標公司相继开张,几十个少林武术文化中心和武术馆校在国外建起。这是千百年来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註册经营范围包括不动產、实业、建筑运输、教育与印刷等。

披袈裟的CEO

自1999年,住持释永信升任第30代方丈后,少林寺更进入急速发展时期,且顛覆了人们心目中传统佛家弟子固有的形象。

2002年,美国探索频道为释永信拍摄了电视片《新少林方丈》。片子追踪拍摄少林方丈一天的生活,目睹他坐著轿车穿行于繁华的都市,用手机遥控少林寺內的日常生活。片子在翻译成英文版时,「方丈」被译成了「CEO」。

美国《洛杉磯时报》报导称释永信,「常常坐著配有专职司机的吉普车四处旅行,坐喷气式客机週游世界,与好莱坞名人过往甚密」,是「身披袈裟的首席执行员」。

英国《卫报》报导,少林寺生意做得很大,每年仅少林寺海外资產收入就达1000万英镑(4922万令吉),其中1/3归寺院。

墮落还是与时俱进?

玩转国內市场的释永信早已把目光投向海外。截至2004年,他亲自率领的少林武功表演团已走访了60多国,表演超过1000场次。据有关数据,在美国演出一场的收入在1万美元(3万1340令吉)左右。

2011年,释永信在北大举行的第8届文化產业新年论坛上表示,少林寺发展的重点是在海外。「在国內没有做太多,重点主要在海外,我们的武僧和法师都用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在当地传播,海外发展壮大了,才能在国內有话语权」。

据他透露,目前少林寺在柏林、伦敦等地直接办了40多家文化中心。

2009年,当一群身穿比基尼的妙龄女子,在这个千年古剎前摆出各种姿势时,终于有人感嘆,「少林寺墮落了」。

「好的东西经得起检验,不好的东西自然会被淘汰。」释延鲁不愿谈论少林寺目前的发展,「让时间去见证吧!在发展中可能有一些偏差,但必须发展」。

在位于少林寺西约250公尺的塔林,记者发现,歷代高僧的墓塔中最新的一座塔是素喜长老的塔。据介绍,2004年,素喜80大寿时,他的3000多名弟子捐了100多万元人民幣(约50万令吉)为其祝寿,其中70多万元人民幣(35万令吉)用于建造此塔。塔身上,刻著笔记本电脑、摄像机、轿车、飞机等。

「这叫与时俱进。」导游向游客解释道。

拳头打出一片江湖 峨眉办武校年赚百万

四川乐山,一辆克莱斯勒300C在公路上疾驰。手机铃声一响,峨眉派掌门汪键熟练地將座驾停至路边接了电话:「这里是大佛武校……收学生,一年几千吧……3岁?太小了,我们没法教……」

汪键的另一个身份是乐山市大佛文武学校董事长。与国內其他门派一样,开武校是主要的经营方式。

大佛武校现有学生500多人,从小学一年级到中职(武术中等职业教育),跨度很大。

汪键说:「大佛武校一年成本是300万元(人民幣,150万令吉),武术文化公司成本也是这个数。去年我们这两块的利润之和是200万(100万令吉),等明年到峨眉山的高速修通后,收入有望翻番。」

祖籍湖北的汪键,隨父母支援三线来到乐山,从小练武。中学开始学习峨眉派赵门武功。大学进入成都体院系统学习了武术理论,19岁毕业,分到乐山技工学校。

「进入之后,领导就让搞第二课堂,我于是组织了武术队。」几年时间里,这支武术队获得了乐山市冠军,四川省冠军,两位队员进入了中国武警总队。

打擂臺撑起武校

1990年代初,技术学校再无財力养著一支武术队,于是汪键就带队自立门户。「刚开始办学非常辛苦,我们没场地,只能租借体育馆教学。」每月租金2500元人民幣(1250令吉)。

他在体育馆门口摆了一张桌子,几个队员在练武,吸引过路青年报名。「每个人每月收50元,这样逐渐凑出了第一个月的租金。」

队员收齐了,但第2个月租金怎么办?「我就把队员带到峨眉去摆擂臺。」擂臺设在峨眉山体育馆,谁都可以攻擂,输了没关係,贏了就有1000元人民幣(500令吉)奖金。「我们就挣一个门票钱,而且还要分70%给体育馆。」

这场比赛一共有3000观眾,每张门票10元人民幣(5令吉),汪键和队员们一共分了5000多元人民幣(约2500令吉)。「交了一个月房租,吃了一顿饭就没了。」

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挣钱的路子,靠以武养武,支撑起了这所学校。

武当山住持 白天接待晚上加班

在武侠小说中素来与少林一同叱吒江湖的武当,在现实中,似乎成了「落后生產力的代表」。

「这些年武当发展晚一些,慢一些,一是因为体制问题,二是因为道教的思想本不喜入世,不喜欢功名利禄这样的东西。」原武当山紫霄宫住持钟云龙告诉记者。钟云龙道號清微,在传承上,是武当三丰派第14代掌门。

在湖北武当山,有几百个宫观,每个宫观都有自己的住持。而今,这些宫观属于武当山道教协会统一管理。与其他门派在商业上风生水起相比,武当显得有些寥落,钟云龙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大量的接待活动牵扯了太多的精力。

1983年,19岁的钟云龙从少林转投武当,1988年接任「武当山道教协会武术总教练」,1996年当选紫霄宫住持。没想到日子竟是如此地疲惫不堪。

由于兼任武当山道教协会执客,钟云龙每天一睁眼就忙于各种接待。他的服务对像是海外游客和厅级以上领导干部。最多的一年,竟来了300多个团。

每到午饭、晚饭时间,往往是最忙的时候。连续几年,钟云龙几乎只能吃方便麵,有时甚至一天只能吃一顿。修行、打坐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

2000年,身心疲惫的钟云龙强行辞职。「道教是研究自然的,真正的道人不喜欢搞管理」。

辞职后,他带著两个徒弟,在武当山五龙宫背后的一个山洞里面壁修行。后来,他在山脚下租了个院子,办起了自己的实业:「三丰会馆」,一来教些养生方法,二来培养武术人才。

「现在轮到我疲于接待了。」现任紫霄宫住持武俊丽一大早就忙著接待各地香客。

「钟道长当年离开,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时间。」武俊丽感嘆,「我们现在白天要接待,晚上有时还得加班,很难静心。可是反过来想,这不也是为了服务大眾,帮助別人吗?应该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修行」。

武术养生吸引游客

除大佛武校外,峨眉派的另一个实体是峨眉武术文化传播公司。功夫峨眉艺术团就是这个公司在运作。峨眉景区管委会提供剧场,以大佛武校学生为主体,每晚在剧场有一场名为「功夫峨眉」的演出节目。除了峨眉当地风情表演,还会有童子功、吞铁球这种硬气功表演。

武术养生也是公司经营的重要项目,主要针对国外旅游团。据功夫峨眉艺术团团长丁恒介绍,养生班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每月费用分別为3000元人民幣(1500令吉)、6000元(3000令吉)和1万元(5000令吉)。

据了解,旺季时,几乎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养生团来到峨眉山。「峨眉山每年的旅游人数有200多万,市场非常大。武术旅游、武术养生均有很大发展空间。」

武林的复兴,首先要感谢的是无数的小说丶电影丶电视剧营造出那个包罗万象的虚拟世界,这给商业运作打下了扎实的大众心理基础。于是,已有的门派开始向这个虚拟的世界靠拢,甚至从来不曾有过的门派,也从虚拟成为了现实。在真真假假丶虚虚实实的背后,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今年4月7日,两款名为「青城太极站功」和「青城太极动功」的iPhone应用程式(apps),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售价均为12元人民币(6令吉),标志是青城派掌门刘绥滨的太极拳功架。

这两个apps花了半年时间,开发团队共15人,投资150万元人民币(75万令吉)。

眼见少林丶峨眉等派的生意越做越大,做为后起之秀的青城派,索性把重心放在高科技产品研发上,准备在资讯时代独辟蹊径。

青城文化公司董事长邳海旗向中国《看天下》透露,最初,开发团队对青城养生功没有感性的认识。他要求每个成员都要学会青城太极拳。

2011年,由四川都江堰市政府牵头,邳海旗的马瑞卡集团丶刘绥滨的青城武术研究会三方共同成立了青城文化公司,推广青城武术品牌。目前主推项目是「青城道养」概念。

功夫减肥养生

青城派掌门刘绥滨表示,道养是结合保健的一种旅游产品,主要面向旅游团。

「休闲养生产业我们10年前就开始操作了。最初,我办武馆授徒,教授青城派最普通的拳术。后来发现,一些中老年人对养生有着特殊的需求。」

1997年,刘绥滨从一位福建商人那里得到启发。此人200来斤,练武是为了减肥。「他告诉我,每天练4小时太苦了,受不了。」于是,刘绥滨建议他学太极拳,每天只练一小时。一个月下来,商人减了十几斤。

此后,刘绥滨的教授方式就从武馆变成了养生课。除学习青城太极之外,还提供青城道养食品,道养饮料,全方位养生。

如今,刘绥滨成了「空中飞人」,辗转于各地,每月有10次左右的道养课。

为了拓宽经营渠道,青城文化公司还和福建泉州一家公司推出了服装品牌「青龙武极」,还上线销售。

刘绥滨目前以教授青城太极为主。但峨眉派一位高层质疑:「太极拳是青城武术吗?刘绥滨对武术根本没有系统认识,他的太极拳是乱来的,国内所有太极的源头都是陈氏和杨氏太极,不存在什麽青城太极拳。」

针对这个问题,刘绥滨解释说:「青城太极是历代掌门单传的,我师傅余国雄在86岁时传给了我。青城太极与陈氏丶杨氏太极有很大不同。另外,青城太极拳的手印也是独一无二的,是其他太极没有的。」

青城派原是峨眉分支?

青城是否能成为一派,是否有历史传承,遭到武林怀疑。尤其与峨眉派之间的恩怨,常引起纷争。

「四川以前从未有过青城派。但金庸小说流行后,以刘绥滨掌门为代表的青城派逐渐做出了影响力。」峨眉派掌门汪键告诉《看天下》,他认为青城自古就属于峨眉的一支。

按汪键的说法,峨眉是中国一个古老的门派,其传承清晰仅次于少林。「江湖上只有少林,峨眉和武当是门派,其他的都只是拳种。」

「峨眉派『五花八叶』,青城只是五花中的一朵。」90岁的峨眉武术泰斗王旭表示,「五花八叶」的说法最早见于清末湛然法师的「五花八叶」赋。八叶指峨眉派的八大分支僧丶岳丶赵丶杜丶洪丶化丶字丶会;五花指峨眉武术在四川的分布地,分为成都黄林派丶青城山青城派丶川北铁佛派丶川东青牛派和点易派。

峨眉派一位高层说:「青城派没有实体,其实是没有根的门派,由于刘绥滨比较懂宣传,善于利用媒体,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影响力。」。

刘绥滨不认可以上说法,「湛然法师是太平天国石达开的军师。石达开失败之后流落在四川,他编出『五花八叶』是想团结四川的习武人士,结社反清,赋本身并无依据」。

刘绥滨说:「青城属于峨眉的官方证据,是1989年出版的《四川武术大全》,这本书把所谓的『五花八叶』扩展到了68个门派,认为这些门派都属于峨眉武术。68个门派中有南少林拳,有武当功夫,有陈氏杨氏等太极拳,有形意,这些都不是峨眉武术,只不过是在四川流传的武术。」

他解释,四川省体委搞武术挖掘时发现了这68个拳种,但流传范围和影响力都不大,所以决定全部都归为峨眉武术,和少林武当鼎足三分。

崆峒派3人争当掌门

在武侠小说中偶露面的崆峒派在1980年代横空出世,却因掌门继承权之争而三分天下。在当代社会,有什麽方法可以解决一个门派的掌门继承权纷争呢?

第11代崆峒掌门白义海提出了3个方案:鉴定信物丶同门推选和比武。他的竞争对手,一个是他的师娘甲斐睦子,一个是他的师侄陈虎。

第10代掌门燕飞霞在1990年代收了日本女子甲斐睦子为徒,后来两人结为夫妇移民日本,在东京新宿授崆峒武术。1994年,甘肃省平凉政府挖掘崆峒派武术,打造当地的品牌文化,邀燕飞霞夫妇回国访问。

燕飞霞先生的弟子丶崆峒武术研究会会长丶崆峒文武学校校长王镖透露,崆峒派的发展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援,开办了中国第一所官办武校。

2005年燕飞霞病逝,爆发了掌门争夺战。活动范围主要在广东东莞的白义海宣布自己为第11代掌门。「我有崆峒派传派大印,是师傅2004年在病榻前给我的。」

「那个大印是他自己做的。」甲斐睦子出示了燕飞霞手写的任命书说:「我也不想当掌派,但燕师傅对我说:『你是学到崆峒派套路最多的人,你应该要做这个掌派。』」

但白义海认为,「甲斐睦子这个日本人是在盗取国家的武术遗产,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把崆峒派武术留在国内」。

就在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之际,2010年,崆峒派出现第3个掌门人。当地媒体报导指,崆峒派传人陈虎接任第12代掌门。陈虎是甲斐睦子2009年收的弟子。陈虎的依据是署名甲斐睦子的任命书,但甲斐睦子指王镖伪造她的笔迹。王镖却坚称陈虎是合法继位:「我们还有九龙玉玺和燕师傅的判官笔。」

目前的崆峒派,在东京丶东莞和平凉各有实体,都坚持自己的正统性。白义海认为陈虎的玉玺是假的,甲斐睦子认为白义海的玉玺是假的。真正的玉玺在哪儿?或者,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玉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