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tember 2016 ~ 0 Comments

楼上传来的….声音

Vivian卓卉勤FB朋友发的贴,说家樓上的住戶又吵架了,不知道又砸碎了多少的東西。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通常“标准程序就是:”男人低吼了幾聲,….用力甩門,然後就聽到女人和小孩的哭声…… 别人的感情事外人难分對錯,但孩子是無辜的。

唉~不明白为何就是不能爱自己多一点?让自己成天这样生活就是女人追求的幸福吗?这么说不晓得多少人又要说我变态了是吗?ok~算“我厚多士”~有感而发罢了!
幸好当年住公寓的那些年,邻居都没有这种“附加”声浪!真是万幸!

截自 ◤毒蟲殺兒女◢“爸爸不要打我” 鄰居常聞孩子哭喊求饒聲

(吉隆坡27日訊)鄰居大爆料,指男死者擁有暴力傾象,當妻子與4名子女是“人肉沙包”,動不動即拳打腳踢,相信4名孩子長期被迫活在挨餓及恐懼當中,猶如活在地獄中!
他們指出,案發單位每隔兩三天便傳出孩子的哭喊求饒聲,還曾經聽到有孩子哭求:爸爸不要打我。
他們說,女嫌犯常向鄰居借錢和柴米油鹽過日子,舉止言談怪異。
据案發公寓的居民協會主席何先生指出,他曾于今年9月初,目睹男死者使用塑料椅子拋向長子和次子身上,還毒打孩子。
他說,當時他目睹全程,但由于害怕,因此不敢上前勸說及阻止。
他說,他懷疑男死者有暴力傾向,也有一些鄰居曾目睹男死者掌摑女嫌犯及孩子,不時會在死者家中傳出陣陣孩子哭喊:“爸爸,不要打我!”。

疑女嫌犯患憂鬱症

針對男死者疑有吸毒一事,他坦言,總覺得對方走路時行為古怪,或許是吸毒后進入亢奮狀態。
一名居住在公寓4樓的余女士(家庭主婦)指出,女嫌犯經常會帶上3歲女兒及次子,逐戶人家上門拜訪,借錢或借柴米油鹽。
她指出,曾有一次看見女嫌犯的3歲女兒及次子在樓梯口徘徊,並上前慰問他們是否已吃晚餐。
“兩個可憐的孩子說沒有,我便到夜市買了一塊蛋糕回來給他們吃;其母親見到后便上前說謝謝后,把蛋糕拿回家。”
“我非常可憐孩子們的處境,不忍心看他們挨餓。”
另一名3樓的陳女士則指出,女嫌犯的舉止言談怪異,並曾在2年前向她借了一根棉花棒。
她說,當時覺得此人非常奇怪,且懷疑她患有憂鬱症。

單位傳陣陣臭屍味

雖然案發現場已清理一天,但仍不時會傳出陣陣的臭屍味!
本報記者週二(27日)重返現場發現,死者的公寓單位大門及窗戶皆被打開,惟鐵門深鎖。
据觀察,該單位的住家電源也被開啟,風扇也沒有關上,是要驅走屋內的臭屍味。
据了解,該公寓的清潔工人也于週二早上10時,到公寓第2層清洗走廊,,但只需一陣風吹起,便能聞到臭屍味。
據知,一些鄰居在案發后大門深鎖,深怕臭屍味傳至住家內。
不少附近一帶的鄰居也紛紛關門,拒絕受訪。

長子曠課3天 校長致電父母不果

長子就讀的華小校長透露,長子就讀該校一年級,但他自學校上周一開學以來便不曾到學校上課,校方曾在他連續曠課3天后致電其父母,不過對方卻沒有接聽電話!
她說,校方發出通知信,要求這對父母解釋長子為何缺課,不過純粹發短訊,未有家訪。
她說,長子不曾向教師傾訴遭到暴力對待,也未表明他是家暴受害者,教師也不曾見他負傷上課。
不過,命案現場的女鄰居張女士卻透露,慘劇家庭的長子從一個星期前便沒有到學校上課,她曾聽到校方要前來做家訪,不料家訪未及進行卻揭發悲劇。
她是周二上午準備送孩子前往學校時,在命案公寓樓下,針對3屍命案發表談話。
她指本身住在2樓,和凶屋同一樓層,該座公寓的居民都知道夫婦對待孩子都充滿暴力,不過卻沒有和他們深交來往。

長子身有嚴重傷勢 母親指跌摩哆造成

“我上周一看見長子被母親帶到學校時身上有嚴重傷勢,母親指那是跌摩哆造成!”
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女校工指出,當時女嫌犯帶長子前來是要向校方申請病假。
她說,她看見長子的頭部猶如被毆打的傷勢,手骨似乎折斷,但是女嫌犯卻聲勢兒子是跌摩哆受傷。
“我只有給予慰問和吩咐對方帶傷者去給醫生檢驗,過后曾將此事向校長提及,校長還怪責我為何不及時拍下照片。”
她說,這名學生給她印象是問題人物,不僅時常看見他身上有傷勢,其母親也經常被召到學校解決事務。

女嫌延扣5天

警方週一(27日)抵達案發現場時發現,兩名小死者的屍身分別先被放入儲物箱中,再以塑料袋包裹,放進同一個大水桶中,並以布蓋著水桶。
姆魯沙米披露,警方週二(27日)帶女嫌犯到吉隆坡大使館路法庭申請延扣,獲推事批准延扣女嫌犯5天直至本週六即下個月1日,但警方不排除屆時將二度申請延扣。
他說,此案警方目前還是援引刑事法典302謀殺條文展開調查。
据了解,女嫌犯長、次子的頭部及手部都有來歷不明的傷痕,不排除之前曾被人虐打,警方在向兩人問話的同時,也會調查造成他們傷勢的原因。

沒住在案發單位?女嫌犯可能撒謊

女嫌犯雖然聲稱已與丈夫分居,沒有住在案發單位,但根據所有人,包括其長子與次子的口供顯示,她很有可能是在說謊!
姆魯沙米指出,警方向女嫌犯的長、次子問話時,兩人均表示母親是一直與他們居住在案發單位,並不是如女嫌犯所指每天往返案發單位。
他說,案發現場附近的居民也表示,女嫌犯經常向他們借錢或乾糧。
他指出,女嫌犯聲稱自己只是每日前往案發單位探望孩子,沒有留宿,但她卻不能向警方提供她落腳的住址。
他披露,警方週一晚上向女嫌犯錄供時,對方曾稱自己對兩名年幼子女的死毫不知情。
姆魯沙米說,女嫌犯在致電給家翁揭發丈夫暴斃時,聲稱丈夫是自殺身亡,錄供時也是如是指出。
“警方向女嫌犯錄供時,沒有發現她的言行有任何問題,但也會調查她是否有精神病記錄。”
他說,女嫌犯與丈夫育有5名子女,但第3名兒子于一年前已病逝。
姆魯沙米補充,女嫌犯是來自吉隆坡,但警方還沒尋獲其家屬的下落。
目前警方仍援引刑事法典302謀殺條文調查此案,女嫌犯也于週二被帶往法庭,獲推事批准延扣5天。

警駁斥藏屍半年傳言 女童斃命逾7天

警區主任駁斥指3歲大女童于3個月或6個月前去世的傳言,並指女童遇害時間超過7天,父親和7個月大男嬰的死亡時間則約3天。
姆魯沙米週二(27日)下午在驗屍報告出爐后說,報告顯示,3歲女死者是因頭骨受到重創斃命,死亡時間僅超過7天,而非如傳言在半年前遇害。
他說,另2名死者即父親及7個月大的男嬰,死亡時間是約3天前,死因則仍在等候毒理學報告。
他也提到,警方隨后再向女嫌犯的長、次子問話,兩名孩子坦言多年來一直都被父親虐打,兩名已逝世的弟妹生前也多次遭父親虐打。
他說,警方相信死者謝興順生前有暴力傾向,不但有毆打妻子與子女的習慣,更在7個月大的小死者彌月時常拍打其頭部,甚至拿枕頭捂住其臉部。

3遺體暫不准領出

3名死者遺體,都不獲准領出設靈!
甲洞盛蘭園的3屍命案,父親和一對子女的遺體,周二(27日)下午完成剖驗后,警方不允許家屬領出。
警方將為男死者的牙齒進行化驗,並為2名小死者進行脫氧核糖核酸測試(DNA),以確定2人是否男死者及女嫌犯的孩子。
由于案情不明朗及仍有許多疑點,警方不敢大意,加上DNA測試需耗至少1周時間,因此3名死者遺體暫無法被家屬領出及處理身后事。
死者謝興順的家屬週二下午3時許出現在吉隆坡中央醫院停屍間,原本打算驗屍結果出爐后準備領屍設靈,隨后卻被告知無法領屍。
據知,家屬原訂在吉隆坡廣東義山為3名死者設靈,而女嫌犯家屬由始至終都沒出現在醫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