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运杀人事件 | 勤意咖啡馆 – VivianTok.com

22 May 2014 ~ 0 Comments

台北捷运杀人事件

Vivian卓卉勤常常思考一些能够动手伤害别人的“人”,到底是他一时冲动?还是压根觉得那些人根本就是“抵死”?甚至有“是他逼我出手的”等等可能性! 看了詹姆斯教授这番言论,确实让我有所感悟~ 哈佛大學醫學院 暴力防治中心主任 詹姆斯·吉力根破解一般人對於暴力的迷思 「『結構性暴力』不但比『暴力行為』造成更多人死亡,同時也是造成此類行為的主因」 詹姆斯·吉力根:用道德去评价暴力我觉得是浪费时间, 有些人问我会不会“宽恕”这些罪犯,我不宽恕,也不去谴责, 只有社会将“治疗罪犯”视同公共健康和预防医学那样来处理, 而不是只顾着指责犯罪是“邪恶的” 只有这种价值观改变之后,才能成功降低社会上的暴力程度,而不是去刺激它。

XUAN 劉軒: 3小时 · 已编辑 · 剛結束了一場演講回到家,但感覺好沈重。今天現場觀眾也心事重重,想必都因為看了新聞而仍有餘驚… 台北今天歷經了天災和人禍,似乎老天都在哭泣。我告訴自己,只能分享正面或有用的資訊在這個版面,但現在實在很難。我試試看,希望在這個脆弱的時刻,做個善心的提醒:

1. 媒體,請多做建設性的討論,不要用歇斯底里的音量報導,不要重播會加深社會恐懼的畫面。
2. 網民,請不要去看那些現場的照片和錄影片段。這個跟恐怖片不同,你已經知道事情發生了,再看這個對自己不好。
3. 政府,請加強社會的心理輔導和精神科相關資源,讓需要幫助的人,或身邊有需要幫助的人,能夠更容易獲得專業關注和治療。
4. 學校,請重新定義什麼是成就,什麼是名利,編入教材,從上到下,給我們的孩子更健康的價值觀。
5. 家人,請給你身邊的親人一個大大的擁抱,說你愛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心是安全的,因為有彼此。 拜託,拜託,謝謝大家,讓我們努力讓社會更正面。 天佑台灣。


《全韻潔留言》
:與其用道德觀念去譴責暴力, 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改變養成暴力行為的環境; 因為這些人並不是憑藉著『自由意志』去選擇這麼做的, 而是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便不斷被灌輸以暴力來處理事情的行事作風。 唯有在社會能將『預防犯罪』視為公共健康和預防醫學的一環來處理, 而不是只顧著譴責犯罪者的「邪惡」,才能真正降低社會的暴力程度。

截自 電影《時代精神:邁步向前 Zeitgeist: Moving Forward》剪輯出的片段: 完整電影請見:http://youtu.be/ouBB3yGiSlw

***************

家住豪宅開名車 鄭捷仍然不滿足:我小學就想自殺…:2014年05月22日 08:48 家人說鄭捷從小個性就比較內向,但基本上還是一個非常正常的小孩,實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如此驚動社會的隨機連續殺人案。(圖:鄭捷小學照片;鄭捷近照;網友提供)

「我從小就立志要做一件大事、要轟轟烈烈殺一群人!」捷運殺人魔鄭捷21日落網後向警方表示,自己從小家境就十分富裕,出入都有父母開百萬名車接送、住的也是板橋地王級豪宅,但他還是覺得人生很空虛、不滿足,

「5、6年級開始我就想自殺,可是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 東海大學學生鄭捷21日下午手持雙刀血洗捷運列車,造成無辜民眾4死21傷的慘劇,消息傳出,鄭捷父母都感到不可置信,「我們還以為是接到詐騙集團電話。」鄭捷的父親表示,鄭捷平常表現都很正常,也沒也什麼不良嗜好,就是喜歡一個人窩在家裡打電動而已,

「沒想到現在全家一輩子都被這個兒子毀了……。」 鄭捷向警方透露,他喜歡玩有殺人畫面的遊戲,只要看到遊戲中的角色噴血、被砍,就有莫名的興奮快感,「我本來打算等到畢業再動手,但現實生活實在太痛苦了,我沒有辦法再忍一年。」警方調查,今年初鄭捷開始醞釀捷運殺人,多次反覆模擬犯案過程,尋找距離最長、可以殺最多人的車站下手,最後才選定龍山寺站到江子翠站。

鄭捷行兇被捕後,許多昔日同窗都感到十分意外,直說鄭捷平常十分搞笑,人緣其實還不差,除了迷戀恐怖小說、喜歡談些殺人的怪論外,其實和一般的大學生差不多,不過也有高中同學指出,鄭捷曾經在學校宰殺烏龜,將屍體放在教室內嚇女生,「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原來他說想殺人不是開玩笑、是講真的!」 一口氣砍殺了近30人卻面不改色,警方原本懷疑鄭捷藉酒壯膽行兇,但鄭捷在偵訊時卻一臉鎮靜,強調自己絕對沒有喝酒、也沒有精神疾病,「我只喝了點氣泡水就動手了。」犯案動機與過程在他的形容下,殺人好像殺捏死一隻螞蟻、踩死一隻蟑螂一樣,「我沒有任何悔意。」冷血態度令警方也不寒而慄。

***************

東海大學的承擔:鄭捷是我們的家人:2014-5-22 18:22:44

台中東海大學二年級生鄭捷,昨日涉嫌於台北捷運斬殺乘客,造成4死23傷。正當台灣社會強烈譴責鄭捷,要求追究責任時,東海大學秘書室在今天下午4時,向東海全體教職員及同學發信,字裡行間沒有推卸責任,流露關愛和承擔精神。

信中表示大家都共同經歷了一段「令人震驚、遺憾與悲傷」的一天,同時說鄭捷是「我們的家人」。對於鄭捷的行為,除了感到遺憾,亦對社會深感不安,及對受害者及其家屬表達慰問之意。

信件提到,大家都第一次感受到新聞畫面不只是消息事件,更是如此靠近生命與幸福的一切,意外的傷亡者也深深牽動著大家悲憫和淚水的靈魂。內容強調,東海的每一個人,都是大家的家人:

鄭捷同學不僅是一位去年暑假轉入環工系的大二學生,一夜之間我們都發現了在東海的每一個人,無論憂喜勝敗,都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信中又表示,每一個東海人其實也可以成為身邊人的天使,除了可以預防遺憾,也令校園充滿彼此的關係,希望大家可以多溝通:

期盼我們都開始「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他可能是你缺課多次的學生、翹掃很久的室友、不太往來的同學、或只是一個悶悶不樂的臉龐,走出自己的城堡,給彼此一個開始的機會吧!

信中最後顯示出無比的承擔精神:「我們多麼不希望此事發生,但若這是必然,我們願意是發生在我們所深愛的東海。因為我們可以有不一樣承擔,我們是一所有教育理想與力量的大學。… 東海大學有責任將遺憾轉化生命的教育行動。」

東海大學座落於台中市西屯區大肚山山麓,由美國基督教聯合董事會於1955年在台創校,是台灣第一所以「大學」為名的私立大學。

以下是信件全文:

親愛的東海大學教職員工同仁及同學們:

過去廿四小時,我們都共同經歷了一段令人震驚、遺憾與悲傷的一天。我們第一次感受到新聞畫面不只是消息事件,更是如此靠近生命與幸福的一切;江子翠永遠不只是個地名,而是我們感同身受的時空;意外的傷亡者再也不會是新聞跑馬燈的數字,他們是深深牽動我們悲憫與淚水的靈魂;同樣的,鄭捷同學不僅是一位去年暑假轉入環工系的大二學生,一夜之間我們都發現了在東海的每一個人,無論憂喜勝敗,都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愛著他們,卻也不夠愛他們。

因為是家人,所以我們除了遺憾鄭捷同學錯誤的行為,更對社會深感不安,及對無辜的受害人與家屬表達慰問之意,這個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學校除了全力配合檢警機關偵辦,更有些話想與每一位東海人分享。

在過去近一個月,學校曾透過教官與學生輔導平台,轉介並了解關心身為轉學生的鄭捷同學,但過程中沒有發現異狀。而昨日突然出現的脫序與犯罪行為,更讓我們深深了解,其實我們都可以成為每一位東海人身邊的天使,除了可以預防遺憾,更能讓這個校園充滿了彼此的關係,流動著我們的故事。在社會上各種聲音紛沓充斥的此刻,期盼我們都開始「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他可能是你缺課多次的學生、翹掃很久的室友、不太往來的同學、或只是一個悶悶不樂的臉龐,走出自己的城堡,給彼此一個開始的機會吧!

身為一所大學,學校將同時成立專家委員會,邀請社會學、犯罪心理學、教育輔導等領域的專家,為這次事件所引發今日大學校園友善環境問題,進行具體而深入的研討。

我們多麼不希望此事發生,但若這是必然,我們願意是發生在我們所深愛的東海。因為我們可以有不一樣的承擔,我們是一所有教育理想與力量的大學,來自願意彼此相愛的你和我,來自與東海同在的上帝,從六十年前生根,直到如今與永遠。

願上帝賜我們信心、平安與智慧,並安慰無辜受害的每一個人,東海大學有責任將遺憾轉化生命的教育行動。

東海大學秘書室 敬上 103/05/22

Vivian卓卉勤 FB:虽然富裕,但这家人的关系看了让人傻眼~
电视剧《巴不得爸爸》记得欧阳震华对富裕的父亲说过一番话,对小孩子来说,千万的基金和他想拥有的一盒颜色笔,他收到后者会更开心些~ 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出身富裕不代表“一定要满足”,
当然不认同这个杀人嫌犯的残暴行为,但如果家人不断否定他,觉得他生活富贵还不满足?
倒是有没有人关心他到底想要什么? 为何他会走上这样的不归路?难道他天生残暴?很多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不去面对,往后难保会陆续发生这种事件对不?愿大家懂得爱,值得爱~共勉!

***************

鄭捷父母道歉全文:2014年5月23日 下午3:28
(中央社台北23日電)東海大學學生鄭捷犯下捷運殺人大錯,鄭捷父母今天發表書面道歉聲明表示,最嚴厲的制裁也無法彌補他所犯的大錯。
鄭捷父母書面道歉全文如下:
對眾多無辜受難家屬及受傷的民眾致上深深的歉意,身為鄭捷父母的我們,對這次事件,除了痛心、震驚外,也深覺無以莫名!
如今再說多少次的「對不起」,都無法彌補受難、受傷者的痛苦,我們真的無顏面對。如果可以,真的願替受難及受傷者代受此錐心之苦。
對於鄭捷的行為,我們相當自責,也不推諉。最嚴厲的制裁也無法彌補他所犯的大錯。
最後,對死難者,傷者及家屬們再次以無比悲痛及無地自容的心情,致上最深的歉意。也對造成社會不安及恐懼表達歉意。
並在此呼籲所謂的「粉絲團」,切勿任意呼應及模仿此端行為,家破人亡的痛苦,不是任何人所能承受的結果。
鄭爸爸、鄭媽媽 2014.05.23 1030523
***************

截自 宥勝部落格鄭捷在江子翠的隨機殺人,台灣社會所忽略的關鍵:May 22 Thu 2014 19:25
2014年5月21的江子翠站隨機殺人事件,
令我非常的難過、也非常的震驚,
我也有朋友當時正要進站,結果被渾身是血的女人阻止,最後投入救援工作…

下戲之後,我看了所有新聞報導、轉到各台談話節目、以及翻閱朋友的FB,
都得到了類似的結論:「他是個人渣,應該處以死刑!」
但真正令我難過的,是聽到他家人對媒體的回應:

「全家一輩子都被兒子毀了,就算要賠償,恐怕也賠不完!」
「我們無臉見人。」
「我不敢相信他會做這樣的事。」
「他平常愛打殺人電玩。」

我馬上就感受到一件事:
他的父母只顧自己的金錢與名聲,試圖推卸責任,
而且他們並不愛自己的兒子。
但他的弟弟,卻用一句話和一個動作就讓我感受到了他對哥哥的感情:
「我從小就崇拜哥哥,他會寫小說又有理想」,並且哭紅了眼為哥哥難過。

這就是我們忽略的關鍵。
因為在台灣,犯錯的人就該死,所以矛頭會全部指向犯錯者,
然後剖析他、挖掘他,
只為了找到讓自己心安的殺人原因,再把自己和這些原因劃清界限。
例如:「血腥電玩」、「社會不安」、「心理疾病」、「從小幻想」,
卻從來沒有想花心力去瞭解「真正的原因」。

我們真的關心鄭捷嗎?
我們真的想去了解他嗎?
警察是怎麼在問訊的?
假裝關心是為了套話?然後逼他認罪?
還是要挖出更多故事讓媒體報導、再讓大家責罵?

要是我是鄭捷,我絕對不會回答,因為我根本沒有被尊重。

或許有人會說:殺了這麼多人,我們還需要尊重他?
但我卻明白的告訴有這些想法的朋友:就算一個三歲小孩,我們都應該尊重他。

台灣的教育,從家庭、學校、社會到國家,
從來都只尊重「成功者」,而不尊重「人」,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
從「重男輕女」的文化開始,
男孩子就是個先天的「成功者」,說話有份量,資源最多,
然後到「成績取向」的學校後,
成績好的學生就算偷掀女生裙子老師也只會笑笑的跟他說「下次不要這樣」吧?

這種教育裡並沒有「愛」、沒有「尊重」更沒有「包容」,
對學生是、對同事是、對陌生人是、對自己的孩子更是!

鄭捷到底在想什麼?真的有那麼容易就分析完畢?
連自己的兒子會做出這種事的父母都完全察覺不到、甚至到不敢相信的程度,
那請問你們平常到底跟鄭捷有多少互動?
你們到底關心、瞭解自己的兒子到什麼程度?
「沒課就會宅在家裡打電玩」這種描述,連住在家裡廚房的小強都可以回答!

我知道我的文字充滿了怒氣,
但這一對連出面都要靠議員來轉述的父母,真的讓我太難過又太生氣了,
但在台灣,卻很少人想去聊這一塊。

既然如此,就請容許我來聊聊吧。

我知道,有時候我們想接近小孩,小孩卻會說:「你不要管我啦!你們很煩!」;

我知道,有時候小孩在餐廳裡哭鬧真的很丟臉,
所以只能直接給他一巴掌,讓他知道在公共場合不能任性;

我知道,世界上哪有鬼魂這種東西,
所以小孩說過世的爺爺回來了,一樣給她一巴掌,然後告訴她小孩子不要亂說話…

我知道,天下沒有不愛兒女的父母,只是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做,
而我們所做的這一切,也都是從我們父母那裡學來的,難道這樣也有錯嗎?

其實剛剛那三個故事,只要有「愛」、「尊重」和「包容」,
是會出現另外一個版本的,而且,全都是我的親身經歷。

第一個故事,是我某個親戚。

小孩會說父母煩其實是因為,
他爸媽一接近他,就一直告訴他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你不該打電動、你該寫功課、你不該玩手機、你該去睡覺」,
卻不告訴他為什麼,也不尊重他的想法,只想立即的達到效果。

更糟的是,在他沒做到的時候,就告訴他「你真的很糟糕」。
這個情況維持十年後,想想這孩子對父母的出現會有什麼反應。

但後來情況有改善了,
因為他的父母不知為何,
竟開始放下成見去瞭解他、跟他聊天、而不下任何的評估判斷。

漸漸的,他覺得他父母的敵意少了,自己才比較敢講真話,
而且在說出來後,甚至還得到真誠的回應和建議!

結果他說,他到現在才感覺到父母的溫暖、也才感覺到自己被愛,
甚至,覺得這個世界都變得美好了…

第二個故事,是我在美國機場遇到的。

一個小孩嚎啕大哭,父母剛開始不知原因,就拼命的要他閉嘴,
但西方人的手段總是較溫和,好像在商量、好像在詢問,但一直得不到解答。

結果在這樣與孩子持續的哭鬧和溝通後,
只從孩子大哭的嘴裡蹦出了模糊的一句話:「我的手…」

結果原來是他的手被兒童椅夾到了,大家卻完全沒發現,
接下來就是一陣混亂,餐廳工作人員馬上遞藥,
父母也在後來跟孩子道歉,說剛才自己說話的音量有點大…

他們尊重自己的孩子,因為他們把自己的孩子當成「人」。

第三個故事,是我更親的親戚。

她真的有靈異體質,甚至她的孩子也是,
但當時的大人不信,所以她從小就被修理的很慘。

而這件事的改善,其實也只是她自己當媽媽後,不會亂甩自己女兒巴掌而已,
所以她女兒就不會像她一樣有家庭冰冷和自卑感
(她自己的家庭冰冷和自卑則是到現在都還維持著),

因為,她懂她女兒的這項特質,所以她尊重她。

父母,是這個世界的源頭,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有父母,
而父母的所作所為,是影響孩子的完全關鍵,
孩子會如何成長、會如何改變,絕對不會只是因為兄弟、因為朋友、因為情人,
絕大多數,甚至可以說95%,都是因為父母。

既然「3歲看大7歲看老」,那大家覺得這些孩子看的是誰呢?

但各位父母,請不要壓力過大,
因為你們都是愛孩子的,這是天性,所以「愛」已經有了,
而所謂的「尊重」與「包容」,

其實也只是「不帶任何想法的去和孩子溝通」,
也相信「這個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任何想法都會是真的」,

因為只要是從孩子口中說出的真實想法,就有了解和探討的必要,
但是當我們一直帶著某種目的或成見要去跟他對談的話,
就絕對問不到真心話。

所以鄭捷在短期間內,是不會想要講真心話的,
除非他再次感受到「愛」、「尊重」和「包容」。

如果說,我已經對孩子很不尊重和不包容很久了怎麼辦?
那就慢慢來吧。
我鼓勵所有的父母從現在開始去跟孩子隨性的聊天,
練習「健康開放的互動」。

所謂的「健康開放的互動」,是有階段與層次的,
陪伴=>純關心=>分享自己=>聽他分享。
這是四個不同深度的階段,請讓我來一一說明。

一、陪伴:就是物理距離的接近。
在同一個屋簷下是基本,但最好是在同一個空間裡(一起在客廳或廚房)。
但如果連最基本的同一屋簷都做不到,
父母們就要慢慢開始花些心力製造機會,
一週一次都好,慢慢讓自己有跟孩子碰觸的機會。

二、純關心:就是不給予任何「指令」和不期待任何「善意回應」的問候。
畢竟現在網路通訊這麼方便,
偶爾一句「今天有沒有吃飯啊?」其實並不難,
但不要有「不吃怎麼行?」「難怪你會常生病」這種話出現,
因為這裡頭都包含了「指令」,純關心裡是不能有任何「指令」的。

如果他回「你不要一直問很煩耶!」我們絕對不能生氣,
因為我們本來就不該期待善意回應,
搞不好他正在忙啊?還是跟女友吵架?

最基本可以回:「好吧,你覺得煩我就少問一點囉。」
進階可以回:「我愛你嘛。」

總之就是純關心,單純的「維持互動」就好,
而不要有任何「增進感情的期待」,就是單純互動而已。

三、分享自己:「分享自己的擔憂」是一個好的開始,
但也不要有「渴望回應」的想法,單純「分享」就好,
講完就丟,不要期待,然後結束。

因為我們偶爾展現那「不求幫助」的脆弱,有時會讓兒女感覺親切。

但前提是「不求幫助」,否則他們一定感覺的到,
甚至會覺得我們是在博取同情,那就會造成反效果了。

其實「分享」是重點,
所以不論是好事壞事,跟兒女偶爾「不求回應」的分享,
長時間執行後是會產生某種正向聯結的。

四、聽他分享:這一步幾乎是終點,但也最不容易把握,
因為當前三步都做得好後,有一天或許兒女就想要「分享他自己」了。

這時要很謹慎,要把持住「尊重」與「包容」的原則,
就要做到「只回應心情、只給予建議、但不下決定」這三點。

也就是說,他說他最近喜歡上一個女生,我們最好不要回「你先好好唸書吧」,
而是要說「哦?她是誰?」,再問問看他想怎麼做。

徹底瞭解他的心情、想法,以及聽他說完所有的話後,
我們才可以開始分享自己的心情和想法,但要誠實。

例如「我還蠻替你高興的,我兒子要開始青春囉」
或「蛤怎麼辦?我擔心你會開始不專心唸書耶哈哈~」。
但都要「尊重」,並且把這件事「當一回事」,
因為這是兒女們的心情,即使我們聽起來再荒謬,對他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只給建議、不下決定」非常難,但一定要做到,
就是不管我們說了什麼,最後一定要讓他清楚
「這只是你老爸我的想法,你會有你自己的,但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所以我們可以給出我們所有想要給的誠實建議,
只是最後要把決定權交給他自己,這才是健康開放的溝通。

當做到了以上四步,我相信大家的關係就會變好,
但請記住,「不要急著、或勉強自己去做這四點」,
因為在現在的社會裡,或許一年有做到一次四步循環就夠了不起了,
但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一週一次是很理想的,
畢竟感情真的很好的母女,搞不好一天就有365件事可以分享了。

最後,在這裡分享一個奇妙的大絕招:「靜默的陪伴」,
就是用「物理親近」的方式出現在兒女的附近,
然後「放鬆的做自己想做、但完全不干擾他的事(例如玩手機或看書)」,

先逼迫自己跟他的互動「暫時等於零」,直到他「自己開口」為止,
然後才能慢慢走那四步「健康開放的互動」。

例1,爸爸開始每天坐在兒子的房門口看自己的書,
兒子可能會忍不住問:「你在幹嘛?」
那我們就回:「沒有啊,就想跟你靠近一點」,
「神經病」。

但我們還是持續的做,直到他問:「你到底想幹嘛?」
那我們就誠實的說:「其實我想跟你拉近距離,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例2,爸爸開始在兒子每次看電視的時候出現,然後陪他看,
他可能會問或「你要看電視嗎?那給你看」,
那我們就可以回「不用啊,你看你的,我只是在這裡放空,我今天累死了」
「可是我怕你會無聊」「不會啊,我根本沒在看其實,你看你的,別管我」

然後我們也真的放鬆,也不針對電視內容講任何話,只是陪伴,
除非他先開口聊,才開始慢慢進行四步互動。

一定要找一件事專心的做,否則那像是在站哨,兒女一定會感覺很不舒服。
當然這一步是險棋,但拿捏得好的話效果其實不賴。

以上都是我自己的生活心得,並沒有任何專業背景的支持,
所以「這只是宥勝我的想法,你會有你自己的,但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傳統社會給了我們很多限制、很多距離、很多規範,
再加上現代社會的忙碌,我們真的都過得很辛苦,

但如果真心想改善關係的家庭,讓自己更快樂的話,
不妨可以開始試試四步「健康開放的互動」,
不管是父母對兒女、或兒女對父母,都適用,
因為,親子關係是世界上最緊密、也是最不容易被破壞的。

我期待鄭捷的父母開始與他互動,並且帶著「愛」、「尊重」、和「包容」,
雖然為時已晚,鄭捷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上最大的責任,
但相信我,鄭捷會這樣做,不是沒有原因的,而這原因,也只有父母能化解了…

期待台灣,可以更好,我愛台灣,台灣加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