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歌曲唱不停 | 勤意咖啡馆 – VivianTok.com

15 February 2013 ~ 0 Comments

贺岁歌曲唱不停

Vivian卓卉勤

截自 东方日报贺岁歌曲唱不停 听多买少 新年歌大不如前

贺岁歌曲是马来西亚华人新年文化的重要元素,大马贺岁歌曲行业比其他华人地区旺盛,许多本地歌手的专辑也受到海外华人的热爱,远道而来购买贺岁专辑。在贺岁专辑最为兴盛的时代,各唱片公司每年推出专辑多达50张,让民眾感到眼花繚乱,但在翻版光碟氾滥后,国內贺岁专辑的数量也跟著逐年下滑。

过往的新年专辑可谓「怎么发,就怎么买」,但在现今销量不佳的情况下,国內唱片公司也选择减少发行新年专辑,以及削减开销,確保发行的贺岁专辑能有赚头,导致市场上贺岁专辑的选择大不如前。

国內资深贺岁歌曲填词人罗依尔(笔名:依尔)表示,现在的情况大不如前,就如2013年的贺岁专辑数量也下滑到约15张而已,比起90年代高峰期下跌了近2/3。

他说,国內目前出现「听新年歌人多,买新年专辑人少」的情况,虽然许多广场及商店都在播放贺岁歌曲,但有许多人选择购买翻版。

龙飘飘、蔡可荔、李茂山、罗宾、小凤凤(童欣)等都是贺岁歌手中的实力派唱將,各自的新年歌曲也为国內民眾所认识,其中贺岁歌后龙飘飘过去的贺岁歌曲销量就曾高达40至50万张,而福建歌后蔡可荔过去的销量也非常高。

「现在,若能卖超过2万张销量的贺岁专辑,就已算是不错的成绩。」

他认为,在过去售卖卡带的年代,也有翻版的问题,但並不严重,而是在步入光碟的时代后,翻版问题才变得更严重。行內人形容现在情况是,贺岁专辑近年来越卖越少,一年不如一年。

这样的情况,若没有严厉管制,贺岁专辑只会是越来越少,届时可能只有一些有品牌的专辑会延续下去,消费者或许只能选择一张。

小孩不再听童谣

在销量欠佳的情况下,许多製作公司选择削减开销,降低製作成本,甚至是减少发行的专辑数量。

「成本取决於往年的销量,如果销量不好,製作团队绝对不会投下过多的资金成本,因为不能回收。」

除非你是秉持维护传统文化的使命,而不顾盈亏地做到好。

他认为,不希望这些现实问题影响到贺岁专辑的行业,影响国內音乐人的製作模式,甚至导致未来没有好的贺岁专辑可以听了。

谈及盗版的影响,依尔也指出,目前版权机构所採取的態度是,选择向一些播放贺岁歌曲的商场收版权费,但放过一些商店及慈善活动。

「好像有些茶室会播放贺岁歌曲,但他们的生意並不大,所以就可以免了,否则播放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另外,依尔说,由于现今儿童在多接触年轻人文化后,对音乐的口味也趋向年轻人,导致过去销量火红的童星童谣贺岁专辑的销量也大不如前。

80年代至90年代的四千金、七仙女、小凤凤、王雪晶、小薇薇、四个女生等童星及童星团体的销量都是一绝,但目前的童星贺岁专辑销量不復当年。

「现在的小孩子不喜欢童谣了,他们可能喜欢蔡依玲的《舞孃》,但不喜欢童谣了。」

嘉宾开讲:翻唱贺岁歌 新颖不失旧味

龙飘飘、李茂山、张小英等80年代当红的贺岁歌曲强手,目前多已停止录製贺岁歌曲,让许多想要回味经典贺岁歌的人,也只能重听家中的卡带及光碟。

「早期的音乐相对的简单,简单到听眾都能听出原唱者清脆且原汁原味的声音,而后期的听眾也觉得越听越耐听。」

依尔说,现在只能靠现有歌手翻唱,让听眾重温当年味道。许多流行歌手在翻唱时也加入新元素,延续传统贺岁歌曲传承。

我国唱片业者惯於在重新製作经典歌曲时,重新谱曲並加入华乐等新味道。

谈到如何確保歌曲让普罗大眾接受时,依尔说,现代新年歌中,鞭炮声及华乐是不可少的,而歌手的演绎若是较乡土、唱法可能会有些不同,所以多会要求在传统唱法中加入新的唱腔。

他也点名多个实力派唱將,如罗宾、陈薇芝、曾爱佳等人,认为他们较能够驾驭这种旧中带新的贺岁歌曲。

他也谈到情歌天后梁静茹在早期翻唱的《迎春花》,指原曲是传统歌曲,她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换了一种方式来演绎,加入新元素,凸显了这首歌原来的感觉。

依尔认为,经典贺岁歌曲传唱数十年仍不断被翻唱及怀念,魅力不减,主要在於词意及曲调所呈现的感觉能引起共鸣。

滚石唱片公司曾在90年代发行由流行歌手所演唱的贺岁歌曲唱片,参与歌手包括光良品冠、阿牛、宇恆等人,当时也获得良好的迴响。

贺岁歌曲所针对的社会群眾及消费群在过去数十年有了改变,消费社群也逐渐年轻化,导致製作公司在创作贺岁歌曲的词曲及影像呈现上趋向年轻化。

谈及怎么样才能让传统贺岁歌曲获得各年龄层群眾接受时,依尔表示需要確保整体歌曲的构造「不算太新,也不算太久」,却又「旧中带新」。

专家补充:加入温馨元素 感动年轻听眾

被誉为国內贺岁专辑创作权威的邓智彰表示,大马贺岁专辑近几年来的趋势在於呈现感动及温馨的元素,让歌曲能感动大眾。

他说,有別於以往热闹、轻鬆的气氛,几年前他就开始將感恩等动人且温馨的元素加入在新年歌里。

他表示,这么做能让新年歌曲变得更受普罗大眾所接受,並不只有年长的一辈在听贺年歌曲。

他所提出的感恩態度包括一定要回家过年,而这也成功让人们有所感触。「现在的趋势也变得如此,新年歌可以有不同的氛围。」

邓智彰说,国內贺岁专辑风格的改变並非是听眾口味改变所导致,反而是专辑销售对象群改变,导致贺岁专辑风格有所更改。

邓智彰表示,国內市场仍属意热热闹闹的贺岁歌曲,而有所改变的可能是听眾的年龄。

「其实是年轻听眾要听的歌不同了,而不是口味有所改变。」

他认为,要製作新年歌並不容易,並非歌曲轻鬆热闹就算成功,重要的是能成功带出新年的氛围。

他说,为贺岁歌曲填词也不容易,因不像为流行歌曲填词般能將生活中好和不好的元素都加入,反而只能写好的,不能写不好的。

带出开心气氛唱 新年歌要自然

近年来国內开始有电台、电视台主持人及演员在新春期间参与拍摄及录製新年专辑,在贺岁专辑市场抢滩,且取得不错的成绩。

但有人认为,非专业歌手所演唱的贺岁歌曲不如专业歌手,尤其在唱功上相对逊色。过往,龙飘飘、张小英、李茂山等都是靠其独特嗓音及唱腔来俘虏听眾。尤其在个人贺岁专辑主导的时代,听眾对歌手唱功的要求也很高。

近年来多次参与贺岁专辑製作的邓智彰说,公司多会要求主持人及演员不能五音不全,否则传达不了新年的欢乐气氛。

这名今年负责M Girls及MyAstro新年专辑的贺岁专辑製作人说,他在製作过程对非专业歌手的要求是不能五音不全,且能自然地传达歌曲的味道及內容的意义。

他也说,许多时候专业歌手能唱,但是其表现却不到位,因为依赖技巧而让歌曲呈现缺乏开心的气氛。

他在接受电台访问时说,自己在製作M Girls的专辑时,就要求4名童星出身的女生放弃过往的唱法,以最自然的方式呈现。

「我告诉他们要以自然声音唱出来,別在意专业与否,声音能否將热闹及开心的气氛带出来才最重要。」

电子媒体贺岁专辑省宣传费

电台及电视台联手製作贺岁专辑近年来取得佳绩,让新兴媒体继续推出贺岁专辑。

依尔认为,媒体掌握宣传管道,成为他们的一大优势,让媒体公司省下不少开销。

他指出,如果计算电视台及电台拿来宣传本身作品时段的价格,可能在新年专辑计划上都陷於亏损。

「但因为是自身的產品,无需付宣传费,进而减少宣传的负担。」

他说,这些电子媒体推出贺岁专辑同样是在推动贺岁歌曲的传承,只是与传统唱片公司的手法不同。

他指出,目前的电视台广告费极高,所以很多製作贺岁专辑的公司都选择不在电视台打广告。

「大多数是在有赞助商赞助下才打广告,製作公司不会打广告,因为会加剧开销。」

他举例,日前推出贺岁专辑的八大巨星就是在新年前约15天开始全国各地巡迴演唱及举办慈善演唱会,现场售带,也取得2万张的好销量。

目前每张贺岁专辑的製作费,介于5万令吉至50万令吉不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