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y 2014 ~ 0 Comments

生得醜既女人好慘架

Vivian卓卉勤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个部分了,
美与丑到底以什么为基准?什么时候开始?谁决定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世俗认同的“美”,与个人品德的“美”,是不是不能同时同等的存在?

截自 生得醜既女人好慘架 在《香港仔》裡,古天樂不止一次說出一句,「生得醜既女人好慘架」,而這句話令我流淚了。

我真的知道「假使我漂亮」這道理。雖說自封為女權主義者的我本應該對「漂亮」,「靚」,「索」,「樣衰」,「豬扒」這些字眼置之不理,但說到底我是生活於這個現實社會中的其中一顆微塵,我不能改變社會對外表的重視,而這意識形態卻能完完全全地影響我的成長。而且,正正因為我外表的不完美,我比常人更明白「生得醜既女人真係好慘架」這說法。

一九八八年十月十二日,媽媽打了一通電話給當時正在倫敦工作的爸爸,問他的歸期。媽媽是一個節儉的人,若不是有要事,她絕不會花當時昂貴的長途電話費致電給爸爸。這電話說的是當時十天大的我左臉上出現了奇怪的紅點。

其實到今天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病,我知道的很簡單:我長得比朋友們醜,因為我左耳很大,臉上有腫瘤,而這都是頭髮都蓋不住的。習慣被喚作美人胚子的媽媽應該一早便了解到漂亮的重要性,而亦正正因為這樣,她自欺欺人地告訴我:「你不要介意自己的左臉,我和爸爸一樣愛你,你是我們心目中最漂亮的」她越若無其事地重覆這句話,我越知道我根本一點也不漂亮。

我小時候媽媽間中都會問我可有被同學欺負。我很幸運,小學期間都沒有被人正式欺負過。我不過需要應付好多提問,答一式一樣的答案。我不過需要將我外表上的古怪推到上天的身上就能避過同學的好奇心。現在回想,那時看似堅強的我原來一早把這些提問當批評,一早便用相同的尺度量度自已。

因為這外表上的缺陷,我求學時間都曾做過手術。專科名稱是整形外科,年紀輕輕的我都知道,要是我美麗,根本不用光顧這整形醫生,根本不用承受手術後的大量副作用。回到學校,朋友說:「你係咪去左整容呀?因為你塊面啊?」我無言,我可以說什麼呢?糾正她嗎?有用嗎?有必要嗎?可以改變什麼嗎?

中學了,開始要戀愛了。問題就來了。

第一個男友離開我的原因是「佢越望越樣衰」,第二個男朋友的朋友勸他要離開我,因為「佢都唔靚」,其實我已經忘記了第一個男友的名字,但我竟記得被拋棄的原因,我想,我真的完全地明暸古天樂說的話。到後來遇到了第一代cyberbullying, 其實都不是什麼大事,那個她說我「爛面」,她沒有說我性格上的缺陷,只單純攻擊我的臉孔。為什麼,別人不看看我的內在?

後來還有被好友說的面目猙獰,我知道她是說笑的,但我記了足足九個年頭。我知道,我不應該放在心,不過,她可是說中了我的弱點啊。要不是我知道這是事實,我大可以一笑而過。

外表要是不重要,古天樂可會擔心得整天把女兒外貌掛在口邊?高眺擁有模特兒身材的梁詠琪那需要整容?我媽媽可需要邊強調外表不重要,邊帶我去看整形外科?我可會到現在都這樣討厭拍照及自拍?

好了,這張相片就是小時候的我。我到現在我仍然不完美,但我真的不想再做手術了。若果再有情人因我樣子拋棄我我都不會再怪他(或她)了,反正這麼多年我應該要接受自己。至於因外表上的不足所帶來的憂慮,自卑及其他負面情感,我希望我都有能力一一面對。

雖然我一百巴仙認同這對白,但我更相信生得醜,又冇內在的女子更慘,所以我唯有好好努力培養自己的內在,為的不是別人,我只想自己看得起自己。

啊。香港仔真係好好睇。

( 作者簡介:卓蒨瀅,天秤座女生。徹頭徹尾的introvert. 努力學習呼吸,努力學習生活,努力演回自己。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