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October 2007 ~ 0 Comments

残酷一叮:葡萄幼稚园

在这次的比赛,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第一届得主林家勇的关系,参赛的小朋友超多!辛伟廉给那些穿戴得亮晶晶的小朋友取了外号是来自“葡萄幼稚园”(因为他们的歌服都一律有排开的亮片,看起来像葡萄)


其实天真无邪的小朋友,能以最真的演出示人是件很美的事,虽然这次比赛也有“少量”的小可爱,但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经过细心雕琢的小大人!有者开口就是唱SHOW歌女的口吻,有者的台词背得如数家珍,但应该根本不明白自己讲什么东东,也有根本不敢开口,上台发呆,要劳驾家长上台“逼”他唱歌!

感觉上一班的小孩表演形式如出一辙,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试想象,一个8岁小孩唱起情情爱爱的歌曲,画面是如何不搭调?更何况那些小不点唱起歌的斗音几乎可以比美当年的斗音歌王魏汉文大哥!天啊!请饶恕我,实在不懂得欣赏这么不协调的镜头! 基本上我不否认有些小朋友很有表演兴趣和天分,家长如果没有适当的引导,年级小小的他很容易就迷失在五光十色的绚烂中. 现代的父母,敢问你们是基于什么而让小孩在台上变成一个“老人精”呢?是虚荣还是家里真的穷到需要小孩扮大人提早出来赚钱??

说实在的,天下乌鸦也不尽然一般黑,虽然“难得”,还是偶有“惊喜”!!! 在南马区的小萤火虫装扮的小甜甜.虽然评审员老梁荣忠只问她: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啊?小不点一脸疑惑.不晓得是听不懂他的“港式”华语,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交流. 另外,在首都一站的Chicken Little.初赛时他上台自我介绍:

我是…今年5岁…今年4岁!!
我一时兴起,扳起脸问他:你到底是4虽还是5岁?
…er..4岁!!!
那你说错话应该说什么?!!
他就乖乖的说:Sorry!!!顿时引来哄堂大笑!
后来介绍曲目时他说:我要唱黄鹂鸟!!
什么黄鹂鸟??是蜗牛与黄鹂鸟吧?(我假装教训他)又讲错!该说什么?
他就乖乖的再说:Sorry!!!(现场又是一阵笑声)
开始表演时,还好没有被世俗的误解“荼毒”,后来被叮是因为忘词!
于是我又扳起“晚娘”脸:唱错歌词了噢!
他又自然的连忙说:Sorry!!!(现场又是一阵笑声)
表演没完却不忘预定的收场pose!我预计摄影师可能会错过,就叫他再来一次!他也乖乖的重来一个Take.半决赛时和忠仔提起,他们就起哄要他叮声后再来一个。看得有趣,就叮了好几回!现场的残酷观众笑声不断!

小朋友不就是应该这么样自然的保有童真吗? 如果你看到我的这些心声, 如果你现在是小孩的父母,或: 如果你有一天成为父母 如果你愿意: 请给你心爱的小孩一个活得像自己的机会! 如果有选择,请别送他到”葡萄幼稚园”好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