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December 2006 ~ 0 Comments

胡茵梦灵性专访

灵性的胡茵梦

那是一场“心灵的邀约”,镁光灯下绚烂的生活,和现在心灵上的富裕,真的有天壤之别。
如果你还没能明白,别气馁,因为我也是学习的初哥罢了!共勉之~
vivian

多年来从绚烂的霓红灯转向灵修,在他的一场讲座感受极深,期望能有更多人受惠,于是特意邀请她接受MYFM的独家专访。

多年来没出现在荧光幕,伊人风采依旧,消瘦的身段加上优雅的举止,已不再是为了在人前呈现最好一面的刻意,就算看出已经有点年级,但自然就是一种美。

Spiritualily灵修~在很多坊间传闻当中,因口耳相传演变成充满神秘的一件事,但其实是通过地球大教室的学习,把制造问题的人格/身心及思想的习惯的问题减到最低,进而顺利的让生命得以成长与提升。

言谈中,提及人类某些生活习惯会累积负面能量,严重时引发忧郁或燥郁倾向,但这些事其实是能被避免的,只是大家在安逸的生活当中,逐渐被忽略的觉知,导致问 题越演越烈。其实在身理角度上来说,忧郁症是属于身体血清素缺乏,这类人的体型普遍偏瘦削,一般承受不了过度劳累,初步症状如果没被觉察,加上生活压力, 工作又不能停止及从小累计的情绪问题得不到释放和疏解,很快便导致重度忧郁。这个阶段有位享誉国际的营养学家成功研发一个理论,证明不饱和脂肪酸和脑神经 的传递有关,而神经的髓翘如果长期缺乏营养它就会裸露在大气之中,人就会变得过渡敏感。

而人吃进肚子的不良食物都可能造成一种“拙气”, 这也是造成抑郁的其中一个原因,如果没有一定的觉知或累积某程度就会导致无法承受的歇斯底里,放眼现今一些社会问题中,不难发现某程度的抑郁倾向,长期累 积后到了无法承受时爆发出来,社会的攻击只是加剧自我保护和防卫,把责任投射到别人身上,,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进而合理化自己的动机,做出的种种为人发指 举动都是逼于无奈。很多幼年在受“谴责式”教育熏陶的成年人,自然形成防卫性/不肯认错及自我合理化的倾向。但归根到底,虽然悲剧的产生确实是很多人要负 上责任,但当事人还是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全责。

人性中的“趋乐避苦”倾向是几乎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很多现代人想追求快乐,不管踏入婚姻 生活与否,总想逃避现在的不快乐,对自己好一点,追求梦想的生活。虽然表面看来并无大碍,但往往这种人性的展现却会进一步制造更多问题,这其实也关系到我 们的成长环境,教育的本质就是鼓励我们要变得更好,从小我们就养成∶必须上进,要不然就是大人眼中的“没出息”!纵使成绩好,但还是要追求更好,职位好也 还要更努力。对身材不满意,对业绩不满意,对存款不满意,对与另一半的关系品质不满意等等等等。话说回头,还是必须认清每个人当下的责任实际上是逃避不了 的,当你在编织一个理想状况的同时,也更加剧本身对现状的排斥,所以只会把问题弄得更遭。

灵修就是在不脱离现实生活的情况下,随时达到统合,不矛盾,不抗拒,不趋乐,不避苦,全然面对就是一种解脱。接受的本身就是仁慈对待自己的一种态度。

现代生活一如胡小姐提及的:当年虽生活在五光十色的绚烂之中,但还是觉得∶

人生如果只是为了累计财富或者只为得到别人的赞美似乎有点莫名其妙。
但回头看看,几乎现代人都有类似的心灵匮乏。

说起来和我们的身理构造还真有点关联,每个人的眼/耳/口/鼻都是往外接收型,没有一个部分是往内观,于是对别人的种种八卦、政治、经济,分析起来可以头头 是道如数家珍,但如果问起真正的内心,需要什么“养分”却不清楚,因为内在的变化太大了,如∶每个人的念头都是瞬息万变,但因为内在世界太精微,所以要练 习往内观,学习对念头和身体能量的洞察。
在书海中不断努力钻研的结果,发现原来所有的大师都在强调2个字∶觉知
在学习“觉知”的路途,到“拙火”的启动,无不让人受惠。
觉知教育在我们的环境几乎等于零,凡尘俗世只让我们追求完美的“物质”,学生功课好就是好孩子,考上名校就是无上光荣,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就是世人眼中的:光宗耀祖,一切就只在0-9的数字中兜圈子。

引用其译自艾兹拉·贝达著的《存在禅:活出禅的身心体悟》的部分解释:
让困境们来觉醒我们心中的解脱与渴望,意味着我们愿意包容它们,不论个中的滋味是什么。简而言之,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开放和觉醒。它们才是最有效的觉醒工具。
觉得人生失去了和谐,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有这样的感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永远都得面对痛苦和苦难。我们永远都会有“八十三种烦恼”—财务、健康、成就以及被接纳与否的焦虑等,也许现代人有这么多困扰的原因就出在第八十四种烦恼——我们根本不想有任何烦恼。

人生在世,就是为0~9的数字不断努力打拼而已吗?
许多人都知道如果一天两脚一伸,这些财富没人能带走,但是就是不能不追求?
追求它就有一堆烦恼,我们的烦恼却又来自于:不想有任何烦恼~

当觉知被狂乱的情绪搅动时,不妨以清晰而简洁的话语提醒自己回来面对真相。这时 必须学会以确切而有效的方式修心.

当我们发现自己一团混乱时,可能会认为:“人生不该是这样的。”眼前的焦虑和心中设定 的理想画面不太符合,这时我们就会感觉不对劲。
然而事情并没什么不对劲,问题出在我们 总是以“我想怎么样”的观点来处理人生。

这样的观点其实是奠基于恐惧之上的。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一份美好的感觉,情绪烦扰当然不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因此我们本能地想逃避它。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往往会助长恐惧,而恐惧又会助长不舒服的感觉,难怪我们总是把情绪烦扰视为除之而后快的敌人。

生命的主题不再是感觉好不好或是喜不喜欢眼前发生的事,而是能否觉醒或能否学会不再逃避恐惧。这并不意味我必须喜欢眼前发生的每一件事;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愿意敞开心胸,面对人生的困境并不代表你必须喜欢它们。意味着我们愿意包容它们,不论个中的滋味是什么。简而言之,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开放和觉醒。

另一警语乃是觉醒心中的慈爱,也就是以心中无批判的觉察照亮那些我们不想要的面向。 这句警语不能过度强调,因为我们很自然会想确定自己最负面的问题是什么。对这些问题我们很难生起慈悲心或友爱,不过一旦能以慈爱之心软化我们的自我批判,那股沉重的悲剧感 就会减轻许多。 举例而言,每当困惑生起时,与其谴责自己,不如去认清及体验当时所发生的事,并学会将 慈爱的觉知拓展到这个充满困惑被称为“我”的生命身上。当疾病出现时,与其把自己看成一名失败者,或是去分析自己为什么会生病,不如将心中的慈爱觉知拓展到这副肉身之上。其结果是自己的心会变得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开阔。持续而规律地练习觉醒心中的慈爱,它就会逐渐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一种面对人生的自然反应。

有时当情绪烦扰特别强烈时,那些曾经学过的对治烦恼的方法都不管用了。密不透风的强烈 情绪让我们觉得迷失,甚至快要被淹没了。在这些最黑暗的时刻里,修行就是要将觉察拉回我们心中,借由吸气直接将那些痛苦的情绪吸到胸中。那种感觉就像是把 旋风般的肉体觉受吸到心里,然后单纯地将它们呼出来。然而我们并不是在企图改变什么,只是让自己的心变成一个更宽大的觉察容器,然后在这个容器里去经验烦 恼。 一旦迷失在这些最黑暗的情绪里,往往会以最严苛的方式批判自己。我们会固化自己的负面信念,认为自己是没价值的、软弱的以及无望的。我们似乎永远也无法跳 脱出自己的羞耻感了。但如果能将这些痛苦的感觉直接吸入心中,便能拦腰斩断这些深埋的核心信念。将它们吸入胸中是一种慈悲的举动;以这种方式来打破我们负 面的自我批判,就能帮助我们拥抱生而为人的普世性痛苦。

以下是四种对治情绪烦扰的基本警语:

(一)觉醒心中的解脱渴望:将我们的情绪烦扰视为觉醒之道。

(二)觉醒心中的好奇心:借由问自己:“这是什么? ”来体证当下出现的觉受。

(三)觉醒心中的幽默感:从更大的视野看自己的困境,单纯地将它视为我们局限里的一些“东西”。

(四)觉醒心中的慈爱:让心中的空间治愈我们最深的羞耻感和最阴暗的心态。

打开心门与真相共处 在运用这四句警语时,我们必须回来问自己一些最基本的问题:

“眼前的这些念头到底是什么?”
“此刻我心中的画面是什么,我的需求又是什么?”
“我认为目前 的情况’应该’变成 什么样?”

我们必须一遍又一遍标明自己的念头,以便了了分明地看到那些我们赖以维生的理想和期待。我们一边揭露自己最深的信念,一边要不断回到当下的肉体 觉受里。 心甘情愿地安住在我们的情绪烦扰中,不再抗拒眼前的真相,乃是产生真正转化的关键。这 意味着我们已经学会去迎接困境。然而迎接困境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并不是要我们刻意去寻找自己最深的恐惧、羞耻感或渴望。它指的是,当我们和这些烦恼相 遇时,我们应该打开心胸面对它们所带来的试炼。我们都知道面对心中最深的恐惧是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到了某个阶段,不去面对它们反而是更痛苦的事。

Leave a Reply